• 总裁,爱你不迟

    唐漠叶

    东方已完结426600

    聂家公子英俊,多金,冷酷,却独独在过去的三十年的岁月中都没有碰过任何女人。 世人说他是凛冽的悬崖,有着最好看的风景却最危险。 第一次见面,她拒绝了他,第二次见面,她却在半小时这内嫁给了这个男人。 她想用自己的身体换来穆家三年的安稳,而他以为他已经驯服了她,直到一年多以后她拿出了一份文件:“说好了三年,可是我等不了,我要离婚。” 怎么可能让她走?聂唯与这世上最邪恶的女子做了交易,换去了穆迟的所有记忆,他要这世间

  • 拒爱成婚,陆少的神秘恋人

    沫舒

    东方已完结122900

    恶梦!绝对是恶梦! 天知道她米若晴上辈子的做了什么孽了,遇到这么厚脸皮死缠烂打的男人,简直令她头疼不堪。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 这个可恶的男人竟然腹黑的设计自己嫁给他?! 有没有搞错?! *** 众所周知,陆氏的总裁陆欧衍俊逸非凡、英俊潇洒又多金,有多少千金名媛如同飞蛾扑火般的往他面前凑。 可是,她居然无视?! 他怎么可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既然如此,我们就重新认识一次..

  • 妖夫当道:娘子乖乖入怀

    落月LY

    城市已完结861000

      【正文完结】别人养的宠物乖巧听话又可人,怎么她捡回来的这只却各种挑食挑剔,抱一下都要挠人,要不是看在它可怜,好吧,还有可爱的份上,她一定马上把它扔出去!看把它惯的!   好吃好喝的供着,也没有要求什么回报,可是!为什么抱在怀里的小兽变成了一个妖孽的男人了?!   她幻想的小萌宠呢?   哇,她不要这个强势的男人哇!   第一次相遇,它把她一脚踹进去了茅坑中,她忍!   第二次见面,它伸爪一抓张嘴

  • 双面美女

    小静123

    田园已完结421400

    一名在某高校攻读硕士的美艳女生,突然被杀.......尸体被分割成几份,出现在不同的地方。承担侦破此案的刑警李力,经过周密勘察和调查后,终于侦破此案: 原来,该女生于白天、夜晚,竟以双重身份出现——白天是穿梭于不同的家庭的钟点工,小老师;夜幕降临时,她则盛装打扮,出没于老板、公子哥云集的夜总会........ 一具肉身,两般外壳,目标指向金钱.......偶尔灵魂出窍,情色外溢,引来情杀,祸及自己........

  • 豪门逃妻,总裁我不婚

    杨兴x

    东方已完结564000

    【签约出版】 她是水彩诗人名门之后,他是久负盛名年轻律师。一张惊世画作,牵扯一段爱恨纠葛。 大学的联谊会后她消失多年,再见面的第一句话却是——“我要离婚,请你当我的律师。” 他起身靠近,步步紧逼,送她一个字——“滚!” 历经艰难离婚之后,本以为两人可以修成正果。江暖却又再一次的莫名逃走。 再见面时她带着五岁的孩子,拉住他的衣袖,“陆天逸,你还要不要我?”

  • 绝世风华,废柴狂妃惹不起

    灵婉兮

    异界已完结554000

    阴森森的地下暗室,眼前的除了黑还是黑! 看着身边静静躺着的美男子,寒飞雪忽然胆从中起,不就是一个死人吗,摸一摸不会死的对不对? 只是,这一个男人的皮肤这么好,让女人该怎么活啊? 却不想,收回手的刹那,对上了那双惊世潋滟的紫眸,那双眼眸中倒映的冷意让人禁不住心生颤抖。 男人完美的薄唇轻启,问出了第一句话:“你是谁?” 寒飞雪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你是人是鬼啊你?” 汗,简介有些无能

  • 第一宠婚,总裁大人请息怒

    简约白

    东方更新中156000

    青城有一段佳话,名叫楚南亦和乔向漾。 青城有一段丑闻,还叫楚南亦和乔向漾。 * PS:简介还是很无能,请直接戳正文

  • 豪门怨,恶魔总裁

    粉蔻

    东方已完结237600

    她是那个抢走他父亲让母亲含恨而终的狐狸精的女儿,当昔日怯懦的丑小鸭终于蜕变成美丽的白天鹅时,当他看见一向胆小怯弱的她居然对别的男人展颜欢笑的时候心里竟然心里不是滋味。 前女友归来,与他重修旧好,可是为什么他的眼光始终流连在那个安静沉默的女子身上,在听到她要结婚的时候会愤怒的想要杀人?

  • 99次逃婚:顾少,别乱来

    一树樱花

    东方已完结2764100

    新文《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已开! 前世闺蜜陷害,惨遭深爱之人厌弃,丧生火海。 重生新婚夜,她获系统,疯狂打脸。 被嘲没学历?美国M大三个学位证书,甩一脸。 被嫌没身世?认亲总统爷爷,首富爹,谁敢再说她没背景? 不愿重蹈覆辙,她递上一纸协议:“顾少,咱离个婚吧!” “又嫌我不够爱你?我现在就深深爱!” 她抗拒:“顾少,别乱来!”

  • 豪门首席,很不善!

    黑色眼影

    东方更新中166800

    宴会上,她是温家亲点的长媳,却在事后成了他报复人中的一个,见识他的深沉阴狠。 曙色入窗,她仓皇逃离,却在收拾自己的东西时顺走了他的心爱之物,一枚刻着女人名字的手镯。 因为这个,与危情总裁的一夜欢爱成不可饶恕的罪。 “想尽办法让她打掉孩子,不愿意就用强势手段。事情办的利落点。”他如此阴狠地吩咐手下。 躲在暗处,她吓得捂着自己的肚子,痛苦地泪水潸潸泪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