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旧爱契约,首席的夺爱新娘

    忆昔颜

    东方已完结866900

     他说,他不是一头忠犬,是一匹忠狼!   她说,蓦然回首,那人却在心底深处。   旧爱契约:一纸再也不分手的深情协议。

  • 天才萌宝,妈咪一个亿

    苏米络

    东方更新中316800

    【百薇和一个男人睡了,到最后都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 她百薇,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了,上天眷顾她,让她有安怀亦这么好的男朋友,谁知她一次意外醉酒,成了恶魔床上的猎物。 事后,她都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百薇把那当成一场噩梦想要忘记,谁知她竟然怀孕了...... 当她带着两个萌宝出现在男人面前,男人将她压在身下,戏谑道:“你长得丑是丑了点,但身材勉强还过的去。”

  • 穿越:寡妇要革命

    花犯

    异界已完结365300

    (一) 田德拉发誓:这辈子她不会再玩蹦极,绝对绝对不会再玩! 为啥啊? 田德拉做梦也没想到,玩个蹦极她的人生会三级跳,而且是跳过线的那种! 她穿越了,悲剧的穿越了!!! 人家穿越要么是冷宫的皇后、不受宠的正妻,要么是命途多舛的小妾,再不济,就是庶出的小姐。 为啥她是寡妇,一个拖着儿子的寡妇。 (二) 什么?未婚先孕要浸猪笼? 田德拉不经意间救了被浸猪笼的刘飘飘

  • 休妻:下堂『妻』十二变

    风残妖子

    东方已完结98100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满身的乡土气息完全一个乡下野丫头,为了完成父母的遗愿他娶了她,随即立刻休了她。 第二次见到她,她已经成了京城第一花楼的当家花魁,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对别的男人巧笑倩兮他就一肚子火。 第三次见到她,她是名动京城的绣娘,绣工堪比天下第一绣庄的雅小姐.......

  • 冷宫妃,朕爱你!

    桔子丫头

    异界已完结362000

    身怀六甲,目睹着丈夫和双生妹妹厮混,煞那间,郁荷感到心中的世界轰然坍塌!没有流泪、没有崩溃,郁荷淡然的转身离去,留下一纸签过字的离婚协议…… 落水穿越,竟换得绝美容颜……… 注定的命运,被腹黑邪狞的他带入吞噬人心的宫中牢笼; 成为帝妃?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要想逃脱命运,就只得与他斗智斗勇…… 怜惜他那单纯的弟弟,却遭众人诬陷:与王爷有染…… 从宠爱到虐待;从帝妃到宫婢;从……

  • 缘定青梅竹马

    寒精灵

    东方更新中159000

    她因一时冲动,答应了好朋友冒充他的未婚妻;她一心想完成任务,赶快逃离,却想不到越逃越近他的心…… 他从来就不认为自小订的娃娃亲会真的被父母当真,他讨厌她为了家族的利益而走近他,他千方百计的要赶她走,却不知不觉中想要拥她入怀……

  • 师妹无情,谪仙夫君请留步

    清清若水

    异界已完结569400

    前世,他是知名的殡葬美容师,而她是一具浑身发黑的冰冷尸体,一抹怜惜,让他对她恋恋不忘,不惜通过虫洞去异世再续前缘。 为今生,他等了她整整五百年,她却被阎王封住了所有美好的情感。 人人都道王太女读人心术,不言不笑,冰冷无情。 唯他知她杀之仇,夺之恨,终不敢忘。 “如果你的眼里仅容的下仇恨,那么我助你,你是否心里会有一些我的痕迹。” 他的语气平静而又悲伤,那是她此生第一次正视他的情感,却无以回报。

  • 萌妻来袭,丫头太嚣张

    忆流年

    东方已完结595200

    顾念离一介豪门贵公子,秒杀无数少女心,没想到一失足成千古恨,走错房间。 更糟糕的是…… 真是阴沟里翻船啊! 顾老爷子一纸令下,那丫头竟然成了他的未婚妻! 顾念离头顶上的蓝天……从此全都黑了。 * 那丫头性情不温顺,身材不惹火,还处处跟他作对,甚至放出豪言:“本姑娘最大的乐趣,就是一朵一朵掐断你的桃花。” 他身边的桃花越来越少,可她身边的烂桃花却一朵接一朵。 他火冒三丈:

  • 一战成婚:厉少,要抱抱

    荧光紫

    东方更新中3490700

    言洛希不小心撞进他怀里,却被他亲亲抱抱举高高。 他是权倾帝都的尊贵男人,冷酷霸道,只手遮天。 意外和她共度一夜,他偏执上瘾,将她一宠到底。 婚后,他宠起老婆来,连亲妈都不放过。 人人都羡慕她,却不知道他的宠爱让她伤神又伤身。 “不准穿露背装,裙摆不能高于膝盖。不准拍吻戏,不准与男艺人有身体接触,每晚八点必须到家。” 她忍无可忍,拽起抱枕朝他砸过去,“老古董,那么早回家要干嘛?”

  • 冷酷总裁,你不配

    异沫

    东方已完结475100

    推荐新文《密爱甜心,霸道男神太宠爱》我以我钟语蓝的命诅咒,季铭风永远都得不到爱,因为你不配!你会失去一切!三年后,是季铭风还是严惜桀都逃不出钟语蓝的手心!再次相见一颗冰冷的子弹没入钟语蓝的左胸口击碎了她的全部……严惜桀将匕首抵在自己的胸膛,“插下去我们是不是扯平了?那我们就重新开始吧,蓝……”。他吻着她的小腹流连不去轻轻呢喃,“就算以后我们都不能有孩子,我们也曾经有了女儿”。严惜桀牵着钟语蓝的手站在墓碑前看着石碑上的照片,“如果那些悲惨发生在蓝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