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锦绣农门,贫家女奋斗记

    恬静舒心

    异界已完结901500

    穿越到农家,田无一块,地无一亩; 正好遇上大旱,山不清水不秀; 没有隔夜粮,吃了上顿没下顿; 上有老祖母,下有小奶娃。 麦香表示压力山大,这日子要怎么过?

  • 首长大人,请节制!

    大允儿

    东方更新中51800

    不就是军衔比她高点嘛,不就是长得比人帅点嘛,不就是家缠万贯权势滔天嘛,就可以横行霸道,随便使唤人嘛?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法?哼~ 在这里,他就是王法。 过来。 不! 别动。 不! 嫁给我。 我……不! 打他出生开始,就没人有敢拒绝他,这个女人,不仅三番五次否定他,还敢抗拒他的求婚,很好! 不结婚,那就直接洞房吧!

  • 夫君如狼似虎

    蓝玥银狐

    异界已完结462000

    谁的穿越有她的悲催?住冷宫,被诛杀,做乞儿,甚至整日以身试毒。 不敢相信这个世界的爱情,她总是适可而止,及时躲开,一心只想着解毒,重获她天生的能力,从此俯视天下苍生,唯我独尊。 但是,心底的情丝却早已不知不觉将她缠绕,那一双双深情的眼眸让她如何能视而不见,心如止水? “丫头,再给你两年自由,两年后,你就是我的了。”他邪魅地勾唇一笑,低头凑到她面前,暧昧地说道。

  • 天医凤九

    凤炅

    异界更新中5342000

    又名《绝色妖娆:鬼医至尊》、《鬼医凤九》 她,现代隐门门主,集各家所长的变态鬼才,精医毒,擅暗杀,世人眼中的变态妖物,一次意外身亡,却重生在一个被毁容的少女身上。 什么?容颜被毁,身份被取代?回归家族遥遥无期? 身份可以不要,家族可以不回,但那害了前身之人,她若不整得他们鸡飞狗叫惨不忍睹如何对得起她妖物之名? 一朝风云骤起,群雄争霸!且看她如何一袭红衣走天下,剑挑群雄震苍穹!名扬四海惊天地!

  • 豪门绝宠之军少溺爱狂妻

    爱在重逢时

    东方已完结3336400

      推荐新书《股神重生之军少溺宠狂妻》一对一宠文,不一样的故事   他是金字塔尖的京都军少,狂傲霸气,有权有貌,活得恣意张狂   她清冷绝美,颜值和智商全都爆表   一见钟情这玩意,某人一向嗤之以鼻,但是往往打脸那是来的又快又急。   这其实是一个霸道无比的男人绝宠一个高智商女人的故事。   他要把她捧在手心里宠着,把她宠坏,宠到眼中只有他为止。   小剧场【一】   皇甫峥:亲

  • 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全本】

    恍若晨曦

    东方已完结2352700

    他在她耳边呢喃:“宁婉,我不是这么好打发的,没我的允许,谁敢娶你?” 所以他毁了她的订婚宴,逼走她的未婚夫。 他说宁婉,我等了你十三年,不是看着你嫁给别人的。 她说萧云卿,你就算用一张薄薄的纸把我给拴住,我的心仍然不在你那儿,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娶了我。 他说宁婉,如果我的心掏空了,还换不到你的心,那我就把剩下的这副躯壳也给你,随你处置。你要啃要咬,要撕要扯,要杀要剐要泄恨,我都由你! * 他

  • 一贱钟情,总裁太霸道

    风伶

    东方已完结235800

    相恋四年的男友把她甩了,昔日好友挺着大肚来到她的面前挑衅,“我怀孕了——他的。” 男人步步逼婚成了顺理成章的结婚登记!然而,举行婚礼那天,一直苦追他的新郎竟意外缺席,让她一时受尽嘲讽,成了众人的笑柄。 一怒之下,她带球飞离了该城市,远走他乡,一离开便是六年。 六年后华丽归来,身边居然多了一个嚣张霸气的小鬼头。不想一下飞机,却被当年那个逃婚男人撞了正

  • 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一顾相宜

    东方更新中618300

      前世的顾云汐,爱他爱的要死,却一心想着躲着他,以至于生生错过了那个爱他一生的男人!   重生后的顾云汐,依旧爱他爱的要死,却一心想着,撩他!撩他!睡他!睡了他!   前世的学霸女神回归,娱乐圈瞬间出了一个超人气天后,医学界多了一个天才神医。   风光无限,光芒万丈的人生中,顾云汐满脑子都在想着,宠夫!实力宠夫!   当他为了掩护战友撤退而受伤时,她气的直接冲过去端了人家的老巢,老娘的男人都敢动,不想活了?

  • 爱妻出招:钦点豪门总裁

    于紫阳

    东方已完结96500

    新文:《残夫冷爱:千亿总裁的翻身女仆》 为救治病危的母亲,为偿还贪婪赌徒父亲的五百万债务,她出卖自己的灵魂,匍匐在恶魔脚下。 他俊逸非凡,他身怀数千亿,他冷血无情,他天之娇子。当她踏入他的领土惊奇的双眼落在他金制的轮椅上。

  • 试爱99天:首席未婚妻

    罗衣对雪

    东方已完结1408900

    他曾经是多么地宠她,几乎整个A市的人都知道,若有人敢动杜安然,他辛子默第一个让他们生不如死。 可仅仅是两年,他却弃她如敝履:“惹恼了我,你们杜家都没好日子过!” 那一次,一场突如其来的事故,在她与别的女人之间,他却毅然决然选择了别人。 那一次,她亲眼看着流掉的孩子心如死灰:“辛子默,杜家不欠你了……” 但,这一场以利用为开始的爱情游戏,注定谁先陷进去谁就输了。在她全身而退时,他却揽过她的腰,一脸淡定和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