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嫁入高门的女人

    天黑不放学

    东方已完结1216500

    系列文《嫁入豪门的女人》已开坑,欢迎去踩~~ ***************** 苏颜只想找个稳妥的人嫁了,然后过稳妥的小日子,于是她找了个公务员。 没想到,在谈婚论嫁的时候遇到了陆简云。 陆简云说:“这个男人配不上你。” 陆简云说:“我们家重女轻男,女人在我们家的地位很高,小的是公主,大的是女王,再大一些的就是老佛爷。颜颜,你要是嫁给我,你现在就是女王,以后就是老佛爷,咱家闺女就是公主。”

  • 六宫独宠:毒妃很倾城

    富双倾城01

    异界更新中1721400

    意外穿越,她来到危险重重的后宫之中。阴谋诡计、层层陷害让她遭到冷王误解,太后却谋划机会让她怀上龙种。叔父造反!她力挽狂澜,救驾有功,当冷王改变心意,她却早已变的冷漠无情......因果循环,她定要那些害过她的人,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 重生豪门:妖娆冷娇妻

    是妖非骚

    东方更新中291100

    她,一个被组织训练得无欲无求,冷心冷情的地狱使者。 她,一个豪门千金,万千宠爱于一身,娇蛮、跋扈、恶毒是她的象征。 一朝生死,当她变成了她,娇蛮、跋扈、恶毒之后又多了一个冷心绝情的代言词。 娇蛮怎么了?跋扈又怎样?恶毒那也是针对人的。 且看重生的地狱使者如何将娇蛮,跋扈,恶毒,冷心绝情演绎的淋漓尽致。

  • 逆天神凰:邪帝,撩上瘾!

    沙罗昙花

    情缘更新中202500

    她,世纪英雄,天才传人,却也躲不过被小人暗算的命运! 重活一世,欺我、辱我、谤我之人,一个不留!哪怕天地不容,也要踏出属于我的生杀之道! 他,上古魔帝,袖手江山沉,风云尽,天下命运不过翻手织影间! 一位清冷孤傲,睥睨寰宇的王者,却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妻奴! 一见倾心,再见倾情!没办法,谁让我这么爱你,只能把你锁在身边了……

  • 三等丫头一等田

    孤独雨的眼泪

    异界已完结434700

    穿越到一个陌生的朝代里,家里没田也没有地的,一个王府里的小丫头,还带了一个小油瓶,要什么混出头?家里没米没油又没盐,没钱没权的那里去找出路,眼看着就要饿死,不是已经饿死了,她很想活下去,可是要怎样活下去哩? 种田?穿越前刚买的那包种子刚好是优良品种,可那也要有地是不? 且看穿越女如何改变困竟,走向田园生活,收获满满幸福

  • 情深不候,前妻已改嫁

    缓缓归归

    东方更新中145400

    七年前,沈长安被沈家送入了精神病院,一待两年。 她是江城声名狼藉的豪门千金,跟妹妹抢男人,纵火伤人,还进过精神病院。 容谨言,是商界最具传奇的人物,身份矜贵,占据荆城的半壁江山。 她有深爱了五年的男人,却在最落魄的时候遇见了他! ———————————————— 沈长安:容谨言,你不要对我太好。 容谨言:为什么? 沈长安:我不希望有一天离开你的时候,会舍不得。 她知道他

  • 邪夫猖狂,毒妃拒从良

    渔舟声晚

    异界已完结360900

    【已完结】 她的才华冠绝医毒两道,一双手杀人救人,操控生死! 一朝穿越,成为冻死在大雪中的大学士长女, 途遇妖孽男,一路同行,情生渐入心。 认祖归宗,嫡母深藏心计,亲妹处处刁难; 她便敛尽风华,韬光养晦,时不时的扮猪吃老虎,反咬她们一口。 她一嫁太子,却有另外的女子与她同日抬进太子府, 新婚当夜,太子另觅温柔之乡; 她则被他压在身下,听他低喃:“

  • 纨绔毒妃

    阎九歌

    情缘更新中987100

    二十二世纪的神医夜倾寒渡劫失败魂穿到一个叫苍澜的大陆上,前有白莲花姐妹将她当成棋子想挖她魂晶,后有家族肆意侮辱当她是个没有魂晶的废材。 欺人太甚! 说我是白痴?神医在世,岂是尔等渣滓可以相比! 说我是废物?重生双魂灵,一朝崛起惊掉众人下巴! 说我没背景,呵呵,天材地宝,极品丹药,逆天萌宠,本小姐就是背景,看谁敢在我面前放肆! 咦,这里怎么掉了一只美男?夜倾寒的小爪子伸进美男胸口,却不料惹祸上身被美男

  • 纨绔邪夫,独家绝宠妃

    俏巫

    异界已完结254400

    她,父母双亡,嫡不如庶,是慕府的废柴。 她,二十一世纪医术超群的天才医女,一朝穿越,灵魂附在慕雨舒身上,人人唾骂的慕家废柴从此我欺人可以,他欺我揍之。 ◆◆◆ 太后赐婚,情况复杂,局势不清,明里暗里敌人接踵而至,阴谋阳谋接而连三的轰炸。 “你说你不想嫁给爷?可是爷好像突然喜欢上你了。” “狗屁,你这眉一皱,眼一斜,我就知道你是抽风还是中暑了。” 【片段】 “请问我们为什么要打扮

  • 谢绝复婚:总裁非礼勿亲

    海芋有毒

    东方已完结320500

    “打你这个吃我妈咪豆腐的坏蛋!” 她差点摔倒,他去扶,却不料从未见过面的儿子将他用力一推。 “坏蛋?”站稳了身体,他皱眉冲她低吼:“告诉这小鬼,我是谁!” 她轻轻一笑,搂住宝宝:“乖,快点叫舅舅。” 他是她名义上的哥哥,也是她的老公。在新婚十日对她夜夜索欢,温柔缠绵。 身怀有孕,她才知这十夜是他精心设计的阴谋,他只是想让她做个代孕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