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甜婚

    人微言清

    东方已完结710900

    结婚三年,她以为能栓住丈夫的心,却没想到是将自己栓在了婚姻的坟。 苏黛在车里注视前面拥吻的两个人,觉得自己在殷绍谦面前的抵抗很可笑。 喇叭声响起,惊散了前面的野鸳鸯,苏黛对身边的男人颔首,“走吧。” 离婚后,她搬到只有60平的出租屋,每天都会收到奇怪的快递包裹,直到有一天,殷绍谦出现在她眼前,拆开包裹,竟都是他的东西。 “老婆,我已经将自己打包送到你面前了。”冷漠的男人眼中带着款款深情。&

  • 宠你上瘾:迷人小娇妻

    禅心月

    东方更新中604500

    她是他最宠爱的妻子,更是他心尖上的宝贝。 一场意外,她不得已欺骗了他。 他看着她神情冰冷:“你到底知不知道夫妻代表着什么?你根本不相信我。“ 她脸色惨白,却无法为自己辩驳。 *** 她一边谄媚的给他捶着腿,一边小心的观察着他的脸色。 “今天晚上的饭菜怎么样?好吃么?” “嗯。”一个单音节从他喉咙里发出, 男人闭着眼睛享受着她的服务,眼也不眨一个。 她心里恨得

  • 总裁的挚爱

    明珠还

    东方已完结970800

    怀孕两个月的时候,他突然毫无征兆的向她提出离婚。 “没有转圜的余地吗?”她正在厨房给他做生日蛋糕,身上脸上都是可笑的面粉,他一贯轻佻的讥诮冷笑,坚定的摇头。 “若是我……有了我们的孩子呢?”她试探着望住他,仍是浅浅的微笑。 “我向来都有用安全措施,许欢颜。”他烦躁的摆摆手,将离婚协议推在她面前。 她签了字,依照他协议上所说,净身出门,所拥有的,不过是那肚中三个月的小生命。&

  • 娇妻至上:霸道老公欺上门

    猪小窝

    东方已完结619800

    他闯她的门,上她的床,吃她的人,总是理所当然! 她以为她救的是一只羊,不料,那是头披着羊皮的狼! 第一次,他地咚了她! 第二次,他一言不合,将她压上了床! 第三次,一个小馒头跟在她身后甜甜的叫着“妈咪”,他…… 夜黑风高月,作案好时机,没有门,跳窗进,将熟睡的她压住不能动弹,阴狠地问,“告诉我,那个野种到底是谁的?” 她惊醒,妩媚一笑,“既是野种,那就肯定不是你的种!” 他恨得咬

  • 绝世俏仵作

    梅花三弄

    异界已完结266100

    堂堂法医系高材生,穿成哑女就算了,还免费欣赏了一出活春宫,主角竟是自己的童养夫和亲亲长姐。 什么?该被浸猪笼的不是那对渣男渣女么?为什么是她得到这种“优待”? 哼,敢阴我?姑奶奶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阴沟里翻船! 小剧场一: 小别胜新婚,快马加鞭回府,惊见满院子的死尸。 某人的心猛地一沉:夫人! 尸山上忽然冒出一颗脑袋:“夫君回来了?” 某人冷汗如雨,心还未归位,又听见一道娇俏的嗓音

  • 神秘校草独宠:侠女哪里逃

    嫣若心

    修真已完结443300

    【甜宠小虐】爱行侠仗义的蓝嫣云自从来到新学校,就被某高颜值学霸兼校草各种戏弄,看在他总能轻易地帮她解决各种麻烦的份上,她忍;他神秘的身份让她陷入莫名其妙的武林争斗,她继续忍;但看似高冷的禁欲系男神在她面前却是各种霸道强势,一言不合就壁咚,二话不说就强吻,占尽她的便宜,她忍无可忍…… “你无耻。” “嗯,我无耻,流氓,混蛋,为了不枉费你给我贴的这么多标签,我会一样一样在你身上实现。”某草笑得邪魅至极。 

  • 总裁的私人领域

    妮千宠

    东方已完结392500

    无限好书尽在阅文。

  • 宠妃有喜:夫君快躺好

    公子卿

    异界已完结946000

    伊人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算计了倾国倾城的世子爷。 一道赐婚圣旨,伊人替嫁了。 嫁给了他在大街上胡乱认的乞丐干爹,就这样伊人顺理成章的成了他母妃。 后来世子府天天都在办喜事,天天都有正经世子妃迎进门。 伊人很想劈天盖地的将他骂一顿,无奈吃他的,用他的。 她也只能帮他去应付那群女人,奈何这当初不愿娶她的逸王世子,为何却对她日日缠身。 “母妃,我看你最近气色不好,这有病就得治!” “…

  • 龙凤宝贝偷偷藏

    晴天雨云

    东方已完结207600

    她奋力抵抗,他冷眼一冽:“你放心,我不会再让你生孩子,就是怀上了也给我拿掉。”于是,他亲手毁掉了他们的骨肉。可当两个粉雕玉琢的娃娃一人抱着正在举办婚礼的男人的一条腿,天真烂漫叫爸爸。男人看着自己的缩小女版,和她的缩小男版,心里一动,抱起他们,眼里满是柔情:“你们妈咪人呢?”正在上班某女只觉得后背一凉,突然打了喷嚏,揉了揉鼻子,天凉了,明天得给那两个小坏蛋多穿一点衣服了。

  • 一念路向北(电视剧《一念向北》原著小说)

    吉祥夜

    东方已完结1043700

    谢谢各位亲的支持,《一念路向北》已出版上市。电视剧《一念向北》由刘恺威主演,即将开机。 ———————————————————————— 有谁会知道,她和他结婚两年,明明执手同行,共枕同眠,心和心,却隔了天涯那么远? 如果一切可以重新来过,她可不可以回到那个盛夏,不去摘那田田荷叶中最美的荷花?那么,她就不会掉进池塘,更不会被他所救,以致从此和他执手,却天涯…… 可是,可是,陆向北,我们